笔趣阁 > 重生东京引渡人 > 第一百零一章 真是笨蛋……

第一百零一章 真是笨蛋…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新的一周的开始,水崎私立高中校园祭也是顺利的结束。

    校园祭之后,由于一条榊在处理各项事物方面表现地极为出众,学生会会长让越前春树间接的询问一条榊是否想要参加学生会。

    结果一条榊一句“如果学生会长大人愿意当我的翅膀,我可以考虑一下”把那位混血美女学生会长给气的不轻……

    而在校园祭之后,最让一条榊意外的是,上浅梦子和黑岛樱竟然直接转来了b班。

    这让一条榊对于上浅贵男的想法更加的摸不准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自己可以防止源凛隆那个家伙狗急跳墙,对上浅梦子和黑岛樱造成某些伤害。

    但是,当她们两个与自己同一个班之后,尤其是还坐在了自己的旁边,这让一条榊挺不习惯的……

    他总感觉自己失去了某些自由……至少自己上课的时候只要一打瞌睡,坐在背后的黑岛樱就会用铅笔给自己一下。

    下课的时候上浅梦子和黑岛樱被女生们围着,但是自己总是能够听到她们提起自己名字,这更就让人惆怅了……

    日本一共分为三个学期,每个学期的时间都要比夏国短一些。

    因此在校园祭之后,再过一个月,第一学期很快就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听上浅梦子说,这个学期结束后,源家就会让源凛隆转学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源凛隆的即将转学,是一条榊预料的事情。

    甚至一条榊还猜测,其实源家是想让源凛隆立刻回去,但是在源凛隆的一再要求下,拖到了这个学期结束。

    而在这最后的一个月的时间内,源凛隆肯定会有所行动。

    由于这段时间内一条榊怎么都联系不上上浅贵男,就算那个家伙还在东京。

    所以,一条榊让梦子把自己的顾虑转告给他。

    而上浅梦子替上浅贵男转告给一条榊的答复则是“我知道了”……

    除了上浅梦子的事情外,已经过去了半个月,但是智代雪还是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这就让一条榊有些担心了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担心智代雪出事,他相信智代雪不可能会出事,他担心智代雪估计用永远都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简单的不想回来的话,那倒是没什么,毕竟人家的家庭背景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她和自己的交集,自己也很清楚肯定有一天会断掉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自己和上浅梦子一样。

    别看现在自己和上浅梦子关系紧密,事实上只要这件事全部结束,自己再帮黑岛樱报仇,自己就真的和上浅一家什么关系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,一条榊知道自己和智代雪迟早有一天会分离,以后见面一次估计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一条榊早有心理准备,这倒不是一条榊自卑,而是现实就是如此,毕竟家庭环境不同,再加上日本的阶级性又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碰到了,估计也是在大街上奇迹般的见到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她很想出来,但是却被禁足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猫还在她那呢,那我直接去向她要猫回来,应该是名正言顺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这件事,一条榊有些无奈,感觉自己又要有麻烦事了。

    看来到时候看看上浅贵男能不能帮自己一把联系智代雪了……

    而关于黑岛樱复仇这件事,其实也是在稳步进行调查着。

    但是报仇之后,至于黑岛樱到时候是想重新投胎,还是以这幅身躯过完这一生,一条榊也不知道,但是会尊重她的决定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张狐皮式纸就是一副正常的人类躯壳而已,与正常人类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除了一条榊每天都需要精血喂养她一两滴之外,其他的跟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差别,甚至一条榊感觉黑岛樱在一天天的长大,更加的亭亭玉立了。

    当时一条榊也拿出了狐皮式纸的说明书看了看,最终才了解到狐皮式纸本来就是一副正常人类躯壳,也会生老病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这个世界上,谁的身体不是一副躯壳?只不过是一种灵魂的居住场所罢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要是她真的想要这么过一辈子吗……但是她以后要是有了喜欢的人怎么办?难道自己住在她隔壁,然后每天趁着她男朋友不在的时候给她喂血?”

    趴在公寓过道栏杆上,一条榊摸了摸下巴想象了当时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像是偷情呢?”

    “赶紧过来帮我切菜,你再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黑岛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再想以后怎么和你偷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黑岛樱拿起手中的菜刀,“我给你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其实我是在想,如果黑岛同学你报仇了,到时候是想投胎,还是就在这里继续过完这一生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想赶我走吗?”黑岛樱放下刀,白了一条榊一眼。

    “毕竟每天拿针扎自己,还是挺痛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以后扎完后,我给你含住呢?”黑岛樱玩味一笑。

    “请务必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想得倒好!”黑岛樱踢了一下一条榊的小腿,“赶紧进来吃饭!”

    “诶?不是让我切菜吗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,怎么敢劳烦一条君动手呢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,黑岛樱要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黑岛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在黑岛樱要进门的时候,一条榊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明天之后我可能会向学校请一段时间的假了,这段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这段时间我会和上浅回上浅家住的,放心,我懂得分寸,不会闹脾气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,黑岛樱直视着一条榊:“不过,我能问问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我需要去源凛隆的原学校处理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智代雪呢?你不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智代是不会出什么事情的,当然了,要说完全不担心,那也是假的,但是关于源凛隆的这件事,我得尽快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决定就好,但是一条君,如果到时候你见了智代,她问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她的话,你会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回答,说有事耽搁了呗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黑岛樱小嘴微张,长发一甩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“真是笨蛋……”